六味地黄丸

关于科幻文学的定义

scifi本质上应该是speculative fiction,是以对未来的猜测和构想为重心展开故事的,情节怎么走都不该偏离这个内核……所以硬不硬不在于各种看起来高大上的名词概念的出现频率,不在于实际上是否正确/准确,只要是基于现存理论展开的合理想象就可以,脑洞越大越硬,就是所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这也是看科幻最大的乐趣所在了。


至于田中芳树啦star trek啦那种……不是说不好,但我就当人情剧来看了,作品本身也是靠情节和人设吸引人,只不过背景是太空而已。讨论的都是历史的问题社会的问题人的问题,新瓶装旧酒,带着对如上所述的那种科幻小说的期待去看就完了。就滚出科幻界了。


相比之下上述的科幻属于小众了,算是蹭蹭这些大作的热度吧哈哈哈。

扫文笔记

日常扫文笔记,记录那些看过的好文。

可能有剧透。


标题:【原创】五次他们要Tony穿上钢铁衣,一次反其道而行 (All/Tony,PG) 

作者:alittlebit

来源:sy

Commentary

经典的n+1结构,不得不说完成度非常高,充分发挥了这种结构的优点,登场人物都得到了相应的照顾。

all向无脑白文很多,但耐心看下去后发现本文对于mcu铁的剖析是非常到位的,且并非像一般all向一样一昧甜宠痴汉注水日常,而是有着精彩、详实、紧凑的剧情,逐层推进,没有丝毫n+1常有的割裂感。

唯一的一点,由于是all向,所以又雷又萌,作者也有过warning,非妮本命还是慎入。

以及……基神那段台词已经完完全全超出PG分级的范畴了吧😂


日常扫文笔记

日常扫文笔记,记录那些看过的好文。

可能有剧透。


标题:【盾铁ABO】Up For You-Know-Who/因谁而起

作者:青明山

来源:sy

Commentary

监狱AU+ABO设定,众所周知,相当于暗黑+暴力+肉的同人文学表述形式。

至少当我浏览完毕本文summary时心中的预设如此。

然而本文令人震惊地逆转了以上所有标签。

成就了一篇监狱文中的傻白甜,ABO中的小清新,甜文中的……Bad Ending。

是的,这篇文笔清新基调轻松的文最后居然BE了……居然BE…BE……吓得我反复看了好几遍结局还以为是自己的理解出了问题…………主要还是前文盾铁相处太甜蜜太梦幻的锅www

整体构架偏中世纪,有身份梗。其中盾铁二人关于Tony作为一个未来之人被困于当世的互动非常美,这属于人物的核心设定了。论我为什么这么爱罐[捧心]

唐尼看了他一眼,继续刻自己的木头:“不,比鸟类更好——它们都不会倒着飞,多低级啊。”他吹了吹手中的木屑,把一个东西递上去,“看看这个。”

史蒂夫接住。那是一个类似金属靴的东西,厚重而精妙,底部有一个圆圆的动力口,简单粗暴的刻出火焰的形状。“这个,”他惊叹地说,“非常美。”

“但超出太多了。”唐尼伸手把金属靴拿回来,摇了摇头。他端详着自己的作品,眼里有狂热又爱怜的情愫。“这是我终其一生的渴望,但我知道我做不到。”

史蒂夫弯起眼睛:“怎么会,你这么精通这些。”几天的相处,他已经知道他是机械师中的佼佼者,“如果有谁能做出来,一定是你。”

唐尼瞥了他一眼,心里很高兴,但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摇了摇头:“你不明白。我们所掌握的还太少,这不是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东西。”

史蒂夫被他深沉又神秘的语调逗笑了:“好吧,唐尼,那这该存在于什么时代呢?”

“也许是一个非常、非常遥远的时代。”唐尼说,眯起双眼,像是凝视某处未知之地,“那时的一切都会与众不同……都会予人以惊奇。”

他一直知道那个时代的存在,因为他是未来的孩子。在那个时代他会做自己天赋要做的事,他会拥有这个时代无法达成的造物。他不会再困于他的性种、他的身世、他的束缚,他不再会困于大地,天空将是金属之子的征程。

“那个时代一定有你。”史蒂夫轻声说。

那是时代才是他的时代。

唐尼脱口而出:“我希望你也能在。”

唐尼:“……”


最后分手的描写很清淡也很虐。

他们接吻。轻而快,毫无情色,仪式般肃。

“再见,托尼。”史蒂夫说。托尼点了点头,看着他拾起盾,走出屋子。走出这个故事。

托尼想,当我征服天空之时,身边再无他人。


当然,他们还是在未来重逢,衔接复联1结尾剧情。所以……也许还挺甜的?_(:з」∠)_

“钢铁侠!”美国队长大喊,即使是在建筑崩塌、人群尖叫逃逸的背景音里,声音也足够响亮。远处,金红两色的盔甲像是断了线的纸鸢,被外形科技击中,向下坠落直至隐没在高楼残余的废墟中。

史蒂夫屏住呼吸。

几秒后,那盔甲腾空而起:迸着电弧,摇摇晃晃,还挣扎着向他的方向抛了个飞吻。史蒂夫隔着面罩都能猜到托尼在冲他戏谑的眨眼。“别担心呀,队长。”他说,电子音时断时续。耳麦里,克林特嘀嘀咕咕,抱怨着基佬们英雄们都给我好好打架。

史蒂夫发现自己竟忍不住微笑起来。“专心,钢铁侠。”他说,对着还在锲而不舍冲他抛飞吻的盔甲比了个我盯着你的手势。

托尼的大笑声惊起了他心里的鸽子。那金红色的钢铁战衣划过天际,像是金属的君王。


总体而言,是篇相当值得一读的故事。


究竟是轻佻浮薄还是谨慎迂腐??从后文看来大约是前者,可此处第二段又作何解?

===================

看到空蝉懂了,原来是冲动型作案吗……